可左右滑动选省市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

更新时间:2024-07-01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 专利申请类型:发明专利;
源自:北京高价值专利检索信息库;

专利名称: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

专利类型:发明专利

专利申请号:CN202210789156.7

专利申请(专利权)人:斯贝福(北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权利人地址: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经济开发区西康路23号

专利发明(设计)人:杨静,薛云飞,刘刚,于刚,战大伟

专利摘要:本发明公开了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按重量计,将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预混料3‑10份和传统发酵酥油1‑3份混合均匀,之后加入1×107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传统发酵酥油和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两者结合添加的饲料对有害菌的拮抗作用更强,有利于益生菌的定殖,进而改善了宿主肠道菌群,提高实验动物的生长性能。

主权利要求:
1.一种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其特征在于,按重量计,由以下材料组成: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
7
份,预混料3‑10份,传统发酵酥油1‑3份,1×10 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
2.一种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的制备方法,其特征在于,按重量计,将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预
7
混料3‑10份和传统发酵酥油1‑3份混合均匀,之后加入1×10 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 说明书 :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技术领域[0001] 本发明是关于饲料的技术领域,特别是关于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背景技术[0002] 罗伊氏乳杆菌是在肠道具有很强的黏附能力,可显著改善肠道菌群分布,拮抗有害菌的定殖,并且罗伊氏乳杆菌可承受胃酸和胆汁的作用而达到小肠的上部并黏附于小肠壁。罗伊氏乳杆菌能合成并分泌罗伊氏菌素,罗伊氏菌素作为一种非蛋白质类广谱抗菌物质,可有效抑制有害菌的生长。罗伊氏乳杆菌有助于保护免疫缺陷个体免受原生动物疾病的感染,提高动物免疫力。[0003] 传统发酵酥油是一种利用酥油通过自然发酵制成的发酵乳制品。传统发酵酥油中不仅含有大量的益生菌,并且其不饱和脂肪酸和短链脂肪酸的含量显著高于普通酥油,短链脂肪酸可以调节肠道动力。[0004] 公开于该背景技术部分的信息仅仅旨在增加对本发明的总体背景的理解,而不应当被视为承认或以任何形式暗示该信息构成已为本领域一般技术人员所公知的现有技术。发明内容[0005] 本发明的目的在于提供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其能够解决实验鼠肠道感染、有害菌侵害健康、降低实验鼠品质等级的问题。[0006] 为实现上述目的,本发明提供了一种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包括一级次粉、高筋面粉、膨化玉米、鱼粉、豆粕和预混料,还包括传统发酵酥油和罗伊氏乳杆菌冻干粉。[0007] 优选地,按重量计,由以下材料组成: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7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预混料3‑10份,传统发酵酥油1‑3份,1×10 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0008] 本发明还提供一种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的制备方法,按重量计,将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7预混料3‑10份和传统发酵酥油1‑3份混合均匀,之后加入1×10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0009] 与现有技术相比,根据本发明的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具有如下有益效果:[0010] 饲料中通过添加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酥油可有效拮抗实验动物肠道内有害菌的定殖及改善其肠道菌群,主要是通过降低肠道pH值改善肠道微环境,除此之外,罗伊氏菌素等抗菌物质的生成,短链脂肪酸(SCFA)、不饱和脂肪酸(PUFA)和共轭亚油酸(CLA)等抗菌物质的直接摄入,以及传统发酵性酥油中所含的天然益生菌通过与罗伊氏乳杆菌的协同效应共同发挥作用,使得两者结合添加的饲料对有害菌的拮抗作用更强,有利于益生菌的定殖,进而改善了宿主肠道菌群,提高实验动物的生长性能。附图说明[0011] 图1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大肠杆菌含量的影响的示意图;[0012] 图2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沙门氏菌含量的影响的示意图;[0013] 图3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含量的影响的示意图;[0014] 图4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双歧杆菌含量的影响的示意图;[0015] 图5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结肠内容物pH值的影响的示意图;[0016] 图6是根据本发明具体实施方式的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盲肠内容物pH值的影响的示意图。具体实施方式[0017] 下面结合附图,对本发明的具体实施方式进行详细描述,但应当理解本发明的保护范围并不受具体实施方式的限制。[0018] 除非另有其它明确表示,否则在整个说明书和权利要求书中,术语“包括”或其变换如“包含”或“包括有”等等将被理解为包括所陈述的元件或组成部分,而并未排除其它元件或其它组成部分。[0019] 根据本发明优选实施方式的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及制备方法,在实验鼠饲料中添加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酥油,可显著拮抗致病菌的定殖,改善肠道菌群,提高实验鼠免疫力。[0020]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由以下材料组成:一级次粉、高筋面粉、膨化玉米、鱼粉、豆粕、传统发酵酥油、预混料和罗伊氏乳杆菌冻干粉。其中一级次粉又名“黑面”、“饲用小麦粉”、“面粉”,含粗灰分1.0‑1.5%,含有少量麸皮,含淀粉60%;预混料是添加剂预混合饲料的简称,它是将一种或多种微量元素(包括各种微量矿物元素、各种维生素、合成氨基酸、某些药物等添加剂)与稀释剂或载体按要求配比,均匀混合后制成的中间型配合饲料产品,预混料的参考配方参加表1和表2。[0021] 表1预混料配方一表[0022][0023][0024] 表2预混料配方二表[0025][0026] 在实验鼠饲料中添加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酥油,利用罗伊氏乳杆菌拮抗实验鼠肠道有害菌的定殖,传统发酵酥油中的传统发酵菌株改善实验鼠肠道菌群,协同酥油中的短链脂肪酸调节肠动力,减少大肠杆菌的数量,提高实验鼠品质。传统发酵酥油也可作为优质脂肪在饲料配方中作为普通脂肪的替代品,其中所含的大量不饱和脂肪酸具有抗癌、抗肿瘤等作用,与其他营养物质按照一定配比进行混合,能够增加实验鼠饲料的营养性和功能性,保证实验鼠在生长繁殖期间营养均衡的同时抵抗有害微生物对健康的侵害。本发明通过各种物质进行合理配比,提高饲料营养性的同时,减少病原菌在实验鼠肠道中的定殖数量,提高实验鼠健康水平和品质等级。[0027]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按重量计,包括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预混料3‑10份,传统发酵7酥油1‑3份,1×10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菌株号:DSM17938)。其中传统发酵酥油购买自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主要原料为牦牛酥油,发酵方式为自然发酵。[0028] 拮抗鼠肠道有害菌定殖和改善肠道菌群的饲料的制备方法,将一级次粉25‑30份、高筋面粉3‑5份、膨化玉米35‑45份、鱼粉1‑3份、豆粕15‑20份、预混料3‑10份和传统发酵酥7油1‑3份混合均匀,之后加入1×10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0029] 实施例1[0030] 1、制备多组试验饲料[0031] 对照组(DZ组):一级次粉29%,高筋面粉4.1%,膨化玉米40.84%,鱼粉2%,豆粕16.06%,豆油2%,预混料6%。[0032] 菌粉组(JF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入1×107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菌株号:DSM17938)。[0033] 酥油组(SY组):一级次粉29%,高筋面粉4.1%,膨化玉米40.84%,鱼粉2%,豆粕16.06%,传统发酵酥油2%,预混料6%。[0034] 菌粉+酥油组(JS组):在酥油组的基础上加入1×107CFU罗伊氏乳杆灭活菌粉(菌株号:DSM17938)。[0035] 2、多组试验饲料进行试验[0036] 将72只体重为(11.0±1.0)g昆明鼠中的64只随机分为4组,每组16只,分别饲喂对照组(DZ组)、菌粉组(JF组)、酥油组(SY组)、菌粉+酥油组(JS组)不同组别的饲料,各组昆明鼠自由采食和饮水,试验期为28d,分别于7d,14d,21d和28d时进行肠道菌群检测。为减小初始值的差异,0d时采用余下的8只昆明鼠进行肠道菌群检测,以此得到0d时各指标的平均值作为初始值。[0037] 肠道菌群检测的方法:昆明鼠处死后采集盲肠内容物1g,加入9ml灭菌生理盐水,6充分摇匀,进行10倍倍比稀释至10。取稀释液0.1ml接种到相应的培养基上,培养后计数。其中总乳杆菌用乳酸菌计数培养基,37℃厌氧培养48h;双歧杆菌用双歧杆菌计数培养基,37℃厌氧培养48h;大肠杆菌用麦康凯培养基,37℃需氧培养24h;沙门氏菌用沙门氏菌显色培养基,37℃需氧培养24h。[0038] pH值测定:取盲肠内容物和结肠内容物,用蒸馏水1:5稀释,测定pH值。[0039] 3、多组试验饲料的试验结果[0040] (1)饲料对小鼠肠道菌群有害菌的拮抗作用[0041] 如图1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大肠杆菌含量的影响。由图1可见,在第0天时,余下的8只昆明鼠的大肠杆菌起始含量均为(8.17±0.12)logCFU/g,随着饲喂时间的延长,对照组(DZ组)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的含量几乎无变化,而菌粉组(JF组)、酥油组(SY组)和菌粉+酥油组(JS组),对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的含量均显现出拮抗作用,即随着饲喂时间的增加,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含量逐渐降低。在饲喂第7天时,JS组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含量为(8.08±0.14)logCFU/g,对大肠杆菌的拮抗作用显著高于DZ组(8.19±0.03)logCFU/g(P<0.05),与JF组大肠杆菌含量相同,无显著性差异(P>0.05);但是在第28天时,JS组大肠杆菌含量为(7.74±0.07)logCFU/g,DZ组为(8.17±0.06)logCFU/g,JF组为(7.87±0.08)logCFU/g,SY组为(7.98±0.11)logCFU/g其中JS组对大肠杆菌的拮抗作用显著高于DZ组、JF组和SY组(P<0.05)。[0042] 其中图1中每个组别上方的字母a、b、c表示是否为显著性差异,相同字母表示无显著性差异,不同字母表示有显著性差异,后文图2‑图6中每个组别上方的字母a、b、c同理。[0043] 如图2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沙门氏菌含量的影响。由图2可见,第0天时,余下的8只昆明鼠的小鼠肠道沙门氏菌的含量均为(3.01±0.09)logCFU/g。在第7天,各组饲料对小鼠肠道沙门氏菌的拮抗作用强弱为:DZ组<JF组<SY组<JS组,且JS组在第7天时对沙门氏菌的拮抗作用已显著高于其他组(P<0.05),JS组在第7天小鼠肠道内沙门氏菌含量为(2.78±0.09)logCFU/g,下降率为7.64%;在第14天和第21天时,JF组和JS组对沙门氏菌的拮抗作用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但是在第28天时,JF组和SY组差异显著(P<0.05),含量分别为(2.63±0.08)logCFU/g和(2.80±0.05)logCFU/g,JS组对沙门氏菌的拮抗作用显著高于其他三组(P<0.05),含量为(2.50±0.05)logCFU/g。[0044] 如图1和图2所示,罗伊氏乳杆菌属乳酸菌属(Lactobacillus),其广泛存在于哺乳动物的肠道内。罗伊氏乳杆菌可粘附在肠道黏膜上,将罗伊氏乳杆菌添加至实验动物饲料中后,其对小鼠肠道中存在的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具有一定的拮抗作用,并且随着饲喂时间的延长,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的含量明显降低。罗伊氏乳杆菌在进入肠道后会产生如乙酸、丙酸和丁酸等短链脂肪酸(SCFA),由于SCFA具有抑菌作用,因此添加罗伊氏乳杆菌后小鼠肠道内有害菌数量降低;罗伊氏乳杆菌能够在宿主体内利用碳水化合物进行发酵,产生发酵产物乳酸,起到抑制病原菌生长和繁殖的作用;另外,罗伊氏乳杆菌还可产生一种非蛋白类广谱性抗菌物质——罗伊氏菌素,其也可抑制病原微生物的生长和繁殖。由此可见,罗伊氏乳杆菌可有效拮抗有害菌的定植。[0045] 如图1和图2所示,传统发酵性酥油是藏区牧民利用自然发酵所制成的一种发酵性牦牛乳制品,由于藏区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在不利用商业发酵剂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制成优质的发酵性产品。近些年,藏区发酵性酥油发酵剂及菌株的筛选研究是国内外重点和热点,且已有证据证明,这些传统发酵性酥油具有益生性。酥油内含有潜在的益生性微生物可在肠道内定植,改善肠道微环境,且其含有大量脂肪酸,包括大量的SCFA和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PUFA)。将实验动物饲料中作用的豆油用发酵性酥油代替,不仅能满足实验动物对脂肪的需求,而且还能够使发酵性酥油中存在的潜在益生性物质在小鼠体内发挥效用。[0046] 首先,给小鼠饲喂普通豆油配制的饲料(DZ组)时,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没有变化(第0天:(8.17±0.12)logCFU/g,第28天:(8.17±0.06)logCFU/g),但是将豆油替换为酥油后,其对大肠杆菌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第0天:(8.17±0.12)logCFU/g,第28天:(7.98±0.011)logCFU/g)。在第28天时,SY组沙门氏菌含量较第0天降低了0.21logCFU/g,而DZ组没有显著性变化。发酵性酥油中含有的脂肪酸可使小鼠肠道内短链脂肪酸(SCFA)含量增加,SCFA可抑制病原菌在宿主肠道内的繁殖,因此,SY组小鼠肠道内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含量随着饲喂时间的延长逐渐降低。但是,SY组对病原菌的抑制远不如JF组。[0047] JS组为添加了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性酥油所制成的饲料,其对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的抑制作用较DZ组、JF组和SY组更明显(图1和图2),第0天开始饲喂至第28天结束饲喂,JF组、SY组和JS组小鼠大肠杆菌下降率分别达3.67%、2.33%和5.26%;JF组、SY组和JS组小鼠肠道内沙门氏菌下降率分别为12.62%、7.00%和16.94%,DZ组几乎保持不变。可见,JS组对拮抗有害菌的定植作用最强。这是因为罗伊氏乳杆菌和发酵性酥油两者叠加的作用,两者叠加后的效用不仅较两者单独使用时的效用高,而且还加速了两种物质在小鼠体内的作用发挥。罗伊氏乳杆菌在小鼠肠道内产生的乙酸、乳酸和SCFA等酸性物质,加上发酵性酥油本身含有的酸性物质在进入宿主肠道内,较迅速地降低了肠道环境的pH值,pH值降低,有利于降低革兰氏阴性菌的比例,从而显著拮抗小鼠肠道致病菌的定植。除此之外,由于发酵性酥油本身含有一些天然菌,这些菌株在小鼠肠道内与罗伊氏乳杆菌相互作用,或形成协同作用,使JS组更加有效地拮抗宿主肠道内有害菌的定植。[0048] (2)饲料对小鼠肠道菌群的改善作用[0049] 如图3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含量的影响。由图3可知,在饲喂饲料第7天时,DZ组、JF组和JS组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含量之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总乳杆菌含量分别为(9.01±0.11)logCFU/g、(9.00±0.09)logCFU/g和(9.10±0.13)logCFU/g,SY组和JS组有显著性差异(P<0.05);在第14天时,JS组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含量显著高于DZ组、JF组和SY组,含量为(9.27±0.03)logCFU/g;在第21天时,JF组和JS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但是在第28天时,JS组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含量显著高于DZ组、JF组和SY组(P<0.05),总乳杆菌含量分别为(9.46±0.05)logCFU/g、(8.95±0.07)logCFU/g、(9.19±0.15)logCFU/g和(9.24±0.13)logCFU/g,且SY组和JF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0050] 如图4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肠道双歧杆菌含量的影响。第0天小鼠肠道内双歧杆菌起始含量均为(7.32±0.07)logCFU/g,第7天各组饲料饲喂的小鼠肠道双歧杆菌的含量无显著性差异(P>0.05),第14天JS组和SY组显著高于DZ组和JF组(P<0.05),JS组和SY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21天时,各组饲料饲喂的小鼠肠道双歧杆菌含量显著不同(P<0.05),且双歧杆菌含量由高到低排序为:JS组((7.85±0.04)logCFU/g)>JF组((7.57±0.05)logCFU/g)>SY组((7.46±0.08)logCFU/g)>DZ组((7.29±0.03)logCFU/g);28天时JF组和SY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含量分别为(7.65±0.08)logCFU/g和(7.67±0.06)logCFU/g,但JF组和SY组与DZ组有显著性差异(P<0.05),JS组与其他三组差异显著(P<0.05),含量达(7.90±0.09)logCFU/g。[0051] 总乳杆菌和双歧杆菌是哺乳动物肠道内常见的有益微生物,其对宿主肠道的健康状况起着重要的作用。由图3和图4可知,饲喂普通配方饲料的小鼠肠道总乳杆菌和双歧杆菌含量没有变化,即使在饲喂28天后,依旧显现出该结果(DZ组)。但是JF组、SY组和JS组小鼠肠道内总乳杆菌和双歧杆菌含量显著增加,且JS组为三组中总乳杆菌含量增加最多且最快的。JF组、SY组和JS组小鼠在第28天时,肠道内总乳杆菌含量较第0天分别增加了0.22logCFU/g、0.27logCFU/g和0.49logCFU/g。JF组、SY组和JS组小鼠在第28天时,肠道内双歧杆菌含量较第0天分别增加了0.33logCFU/g、0.35logCFU/g和0.58logCFU/g,增加率分为达4.51%、4.78%和7.92%。JS组由于添加了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性酥油,在前面已阐述了其原理,即由于罗伊氏乳杆菌在肠道内发酵产生的酸性物质及酥油中自身含有的酸性物质降低了肠道pH值,革兰氏阴性菌比例降低,因此革兰氏阳性菌比例增加,此肠道环境的改变更有利于总乳杆菌和双歧杆菌的定植。除此之外,罗伊氏乳杆菌还能促进亚油酸和共轭亚油酸(CLA)的生物合成,且传统发酵性酥油中也含有较多的亚油酸和CLA,亚油酸和CLA具有调节肠道菌群和抑制有害菌的作用从而发挥抑菌活性,且抑菌活性与环境pH值和分子的解离状态有关,低pH值环境具有更强的抑菌效果,肠道微环境改变,有利于益生菌的定植,所以小鼠肠道内总乳杆菌和双歧杆菌含量显著增加。[0052] (3)饲料对小鼠肠道pH值的影响[0053] 如图5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结肠内容物pH值的影响。第0天时小鼠结肠pH值均为7.24±0.08。JS组在饲喂小鼠7天至28天时间节点内,小鼠结肠内容物pH值均显著低于DZ组、JF组和SY组(P<0.05);在第28天时,JF组和SY组小鼠结肠内容物pH值差异不显著(P>0.05),JS组显著低于其他三组(P<0.05)。[0054] 如图6所示,不同配方的饲料对小鼠盲肠内容物pH值的影响。由图6可知,在小鼠饲喂7天时,各组饲料饲喂的小鼠盲肠内容物pH值由低到高排序为:JS组(6.71±0.03)<SY组(6.75±0.04)<JF组(6.87±0.02)<DZ组(6.98±0.09),其中SY组和JS组pH值无显著性差异(P>0.05),JS组和SY组与DZ组和JF组之间有显著性差异(P<0.05);在第14天时,JF组和SY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但与JS组差异显著(P<0.05),JS组小鼠盲肠内容物pH值为6.35±0.06;在第21天和第28天,四组不同饲料配方饲喂的小鼠盲肠内容物pH值差异显著(P<0.05),且JS组显著低于其他三组(P<0.05),第28天时各组pH值分别为DZ组:6.97±0.05、JF组:6.32±0.08、SY组:6.42±0.06和JS组:6.22±0.02。[0055] 如图5和图6所示,通过测定小鼠结肠和盲肠内容物pH值证明。除DZ组外,其余三组小鼠结肠和盲肠内容物pH值均显著降低,在第28天时,JS组结肠内容物pH值显著低于JF组和SY组(P<0.05),其中JF组pH值为6.64±0.06,SY组为6.71±0.11,JS组为6.50±0.06,相较第0天分别降低了0.6、0.53和0.74。JF组、SY组和JS组第28天盲肠内容物pH值相较第0天分别降低了0.62、0.52和0.71。可见,JS组肠道内容物pH值降低最明显,肠道环境明显改善,微生物发酵活性高,更有利于肠道菌群的改善以及有害菌的拮抗。因此,长期饲喂JS组饲料,可有效拮抗实验鼠肠道有害菌的定殖并且改善肠道菌群,从而促进肠道内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提高实验动物的生长性能。[0056] 通过添加罗伊氏乳杆菌和传统发酵性酥油可有效拮抗实验动物肠道内有害菌的定殖及改善其肠道菌群,主要是通过降低肠道pH值改善肠道微环境,除此之外,罗伊氏菌素等抗菌物质的生成,SCFA、PUFA和CLA等抗菌物质的直接摄入,以及传统发酵性酥油中所含的天然益生菌通过与罗伊氏乳杆菌的协同效应共同发挥作用,使得两者结合添加的饲料对有害菌的拮抗作用更强,有利于益生菌的定殖,进而改善了宿主肠道菌群。[0057] 前述对本发明的具体示例性实施方案的描述是为了说明和例证的目的。这些描述并非想将本发明限定为所公开的精确形式,并且很显然,根据上述教导,可以进行很多改变和变化。对示例性实施例进行选择和描述的目的在于解释本发明的特定原理及其实际应用,从而使得本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并利用本发明的各种不同的示例性实施方案以及各种不同的选择和改变。本发明的范围意在由权利要求书及其等同形式所限定。

专利地区:北京

专利申请日期:2022-07-06

专利公开日期:2024-06-18

专利公告号:CN115191512B

电话咨询
读内容
搜本页
回顶部